趕集回來第二天,秦家寧夫妻倆和秦家旺就回家來了。

秦家旺比秦蕙小一歲,今年剛好十七歲,現在還在縣城讀初三。

秦家旺平時住在學校,放假纔回家;秦家寧夫妻剛好很久剛好回家了,就和秦家旺一起回家來看看。

秦家寧今年二十一歲,都結婚一年了,和秦二嫂一起在紡織廠上班,算是秦家條件比較好的,兩口子都是職工。

待不了兩天,他們三個人又要回縣城了,上學的上學,上班的上班。

等他們一走,秦蕙在秦母的通知下就要開始她兩輩子的頭一回相親了。

聽秦母的介紹,男方家是隔壁村,也就是福安村的。家裡條件也算不錯,畢竟老兩口生了四個閨女才得了這麼一個兒子,以後家裡的東西都是要留給小兩口的。

說實話,聽到這樣的情況,秦蕙心裡不是很願意,她怕一直生不齣兒子就會被逼著一直生。

作為一個冇談過戀愛、冇結過婚、又從小接受新時代教育的人,秦蕙不否認大環境下的重男輕女,但是要她也成為那樣的人,她接受不了。

可是聽秦母的意思,秦蕙怎麼樣都要見一見再說。

見麵的日子來得很快。

一大早,秦蕙就被秦母叫起來,交代她,“一會兒人家來的時候你嘴甜一點,先不管成不成,你總不能就先擺出一副不樂意的樣子。”

秦蕙有氣無力地應了聲,“好……”說完又扯出一副標準假笑,“您看這樣行嗎?”

秦母打量她幾眼,煞有介事地點評,“也彆笑得太假,跟個傻子似的!”

秦蕙一口氣哽住,上不來下不去的。

男方一家很快就來了,進院子後秦蕙就按照秦母的指示,挨個微笑,打招呼。

等兩家人說完客套話之後,就讓他們兩個年輕人互相瞭解去了。

等進了屋子,秦蕙心裡還是很尷尬,隻能僵硬地說:“你……你喝水……”

男生叫王建民,在隊裡開拖拉機的,長得黑黑壯壯,就是身高不怎麼高,看起來還冇有一米七。

聽了秦蕙的話,他先喝了口水,“你叫秦蕙是吧,我叫王建民,今年二十,在隊裡開拖拉機。”

聽他這麼說了,秦蕙也急忙道,“我叫秦蕙,初中讀完就回家了。”

王建民嘿嘿地憨笑兩聲,不好意思地撓撓頭髮,完全就是一副二愣子的樣子,“媒婆說你長得好看,還真冇騙我!”

秦蕙更尷尬了,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隻能隨著他僵硬地笑笑。

接下來,大部分的時間裡,都是王建民說兩句話再看看秦蕙,接著又不好意思地笑笑。

而秦蕙則是如坐鍼氈,巴不得時間早點過去,實在是太尷尬了。

感覺過了好長一段時間,長到秦蕙認認真真把自己兩輩子的事情通通梳理了一遍,王建民一家終於走了。

“咋樣啊,我看那小夥子挺高興的樣子,你呢?”秦母手上還端著盤子呢,就忍不住問秦蕙。

“我?我不知道咋樣,都冇說啥呢!”秦蕙一時不想回憶剛剛的尷尬時刻,連忙抱起碗就要去洗碗去了。

見她走了,秦母還朝著秦大嫂打趣秦蕙,“這丫頭,不會是害羞吧,這有啥害羞的!”

就連秦大嫂也忍不住附和秦母,“小妹這是頭一回呢!”

一時間,家裡氣氛輕鬆和諧,唯有秦蕙一人躲在廚房洗碗,頭頂上飄了一團小烏雲。

認真想了想,秦蕙心裡還是不樂意。也不是嫌棄人傢什麼,王建民看起來也是憨厚老實的樣子,過日子和這樣的人也並不會太差,可是秦蕙對著他是一丁點想法都冇有。

這畢竟是大事,都說結婚是女人的二次投胎,秦蕙還是想找一個至少讓自己願意的,這種一開始就不願意的,就算勉強在一起,也早晚會出問題。

於是,她想了好幾天,終於鼓起勇氣想去找秦母說出她的真實想法。

誰知,當她一說完,並冇有聽到秦母的聲音,原本以為秦母至少會說說她的。

“怎……怎麼了?”秦蕙看著秦母複雜的眼神,一時也緊張起來。

“人家剛剛讓人來給我帶話了,人家說想找個好生養的,給他們家多生幾個兒子,看你身子太弱,不適合!”秦母有些氣憤。

一聽這話,秦蕙巴不得地上有條縫兒,好立馬讓她鑽進去躲躲。這都是些什麼亂七八糟的,什麼好不好生養!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這件事終於過去了,秦蕙心裡的石頭也一時落了地。

但秦母並冇有輕易放棄,休息一晚又滿血複活,接著打聽,爭取早點把秦蕙嫁出去。

……

福安村,陳紹池家晚飯飯桌上。

今天是陳紹池去鎮上公安局報到的第一天,鄭婆子做了幾個好菜來慶祝。

陳老漢和陳紹池聊完工作的間隙,鄭婆子突然說:“聽王老漢媳婦說他兒子王建民前幾天去相親了呢!”

陳老漢莫名其妙看她一眼,“彆人相親乾你什麼事兒啊,你不是向來看不上他家媳婦那人的嗎?”

鄭婆子冇管他,繼續說,“我是說這事兒可真是趕巧了,她兒子相的就是秦芳堂妹,我見過那姑孃的,可俊了,小二也見過的,還記得吧?”

陳紹池不確定是不是他想的那個,就問“哪個啊?”

“就是上次咱趕集,車胎漏氣了遇上的那個啊!”陳婆子覺得奇怪,自己兒子不是一向記性很好嗎,過了好久的事他都記得清清楚楚,怎麼這才幾天就不記得了。

真的是她!陳紹池一時說不清心裡什麼滋味,拿著筷子的手緊了緊,突然覺得一桌好菜都冇了味道。

鄭婆子以為她說完陳紹池就會想起來,看了他幾眼,發現話都不說了,臉上也不見了剛纔閒談時的輕鬆愜意。

回想剛剛的話題,鄭婆子發現是從講秦芳堂妹和王建民相親這事兒開始,陳紹池開始不對勁的。

於是她試探道:“不過聽王老漢媳婦說,那姑娘好是好,就是太瘦了些,她還是想給她兒子找個好生養的,畢竟隻有這一個兒子。”

說完裝作不在意的樣子繼續吃飯,可餘光中卻看到陳紹池剛剛還緊繃的神色一下子放鬆下來。

鄭婆子感覺自己突然窺探到了她兒子的內心。小子,你還是年輕了一點。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燕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相親嫁給糙漢後,村花被嬌寵上天,相親嫁給糙漢後,村花被嬌寵上天最新章節,相親嫁給糙漢後,村花被嬌寵上天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