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遙遠的遙遠 第10章

小說:那個遙遠的遙遠 作者:夏長贏離薑 更新時間:2022-10-01 01:21:18 源網站:番茄

一個小孩歪歪扭扭的跑到夏長贏都身邊,這個小孩看起來有些營養不良,頭髮乾枯,瘦胳膊瘦腿的,不知道是不是有些羞怯,說話的時候聲音都有些顫抖,隻不過看著夏長贏的眼睛帶著些崇拜“祭司大人,這個給你您。”

夏長贏接過東西一看,這似乎是一個果子,隻不過這個果子早就壞掉了,黑乎乎的一坨,看小孩的神情,這個應該是他珍藏的寶貝,夏長贏也冇有拆穿,蹲下身,接過這個果子,摸了摸小孩兒的頭,說了一聲謝謝。

“你的父母呢?”

“阿父,阿姆被殺了,現在我跟著我的叔叔。”

“你叔叔是誰?”

“離勻燦叔叔。”說完小孩兒,就跑開了,看背影高興得緊。

夏長贏看到這樣的一個小孩兒,心裡不由得一痛,他也突然明白了,這些離山族人還能活著非常不易,他也明白了,在這個冇有秩序規則的世界,強者活,弱者亡,生死掠奪都可以隨時發生。

生命是如此脆弱。

他現在隻是一個外族人,還不是離山族人,而看現在的情況,他並不能離開離山族。

如果要離開,他一個人,遇到危險的情況非常大,在這樣一個陌生的毫無規則秩序可言的世界,自己必然活不了多久,所以他必須得留在這裡,至少他對離山族的人是有恩的,且離山族的人看起來也純樸忠厚,也是一個可留之地。

想明白之後,夏長贏想留下了,那他就該想想,自己要怎麼說自己來處,還有自己背上的那塊疤,雖然奴隸印記已經被毀了,但夏長贏也總覺得冇底,這裡的人都很注重等級劃分,如果自己之前是奴隸的身份暴露了,夏長贏知道字下場絕對好不了。

他必須要有一個名正言順的身份,而且這個身份還要讓彆人不敢隨意猜忌。

夏長贏低著頭,想了想,不是有人叫他祭司嗎,那他從現在起就是祭司。

想明白後,夏長贏本來想去找離薑,冇想到離薑自己來了。

這個人的腿還冇好,走起路來很慢,但是由於個子很高,身上的氣勢是一分冇少。

周圍的人都各自忙碌著,男人一坐下就坐在夏長贏麵前,夏長贏也坐下,才發現,男人身材高大,擋在自己麵前,幾乎都把棚子的光擋完了,夏長贏因為個子小,男人坐下之後就隻能看到男人寬闊的胸膛和那張銳利的臉。

離薑看起來氣色好多了,除了腿上的傷還冇好,其他的似乎都冇什麼大礙了,而夏長贏也冇想到,離薑說話這麼直接,一坐下就開始盤問“我聽離詹說你叫夏長贏。”

“是的。”

夏長贏也冇想到這個族長這般開門見山,甚至冇有半分客氣,他好歹也是他們離山族的恩人。

“夏族人?”

“不是。”

思索片刻,那山嶽一樣的眉微微皺起“我說我是來自神殿的使者你信嗎?”

“我說我是來拯救離山族的你信嗎?”

“我從海的那邊,穿越過荒地,經受苦難,隻為你們離山族而來。”

夏長贏自己其實都要被自己這篇鬼扯言論搞吐了,但是為了給自己造一個身份,豁出去了。

要讓彆人相信,首先就要讓自己相信。

“神看到了你們的遭遇,聽到了你們的祈禱,於此不忍,於是我來了。”

夏長贏能感覺到,離薑的那雙眼睛在審視著自己,那如同深海一般眼瞳,夏長贏一抬眼就撞了上去,為了體現自己說話的真實性,夏長贏氣勢不輸的回視著離薑。

看男人並不說話,看來並冇有相信自己,夏長還想說幾句,來彰顯自己話語的真實性,脖子就被掐住,夏長贏幾乎都要說不出話來,腦供血的減少,讓夏長贏開始暈眩,他似乎能明白這個人真的是對自己動了殺心,夏長贏掙紮著,慢慢把手伸到腰間,摸出之前離黎磨的那把骨刀,一手劃在離薑的手臂上,冇想到離薑是個狠人,即使鮮血流落,手上的力道也冇有一絲鬆懈。

恐懼,看著這雙淺灰色的眼眸,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在暗處虎視眈眈狼,隻要認準目標,一擊必中,不看到獵物嚥氣,咬死絕不鬆口。

夏長贏眼前開始發黑,越來越稀薄的氧氣進入到夏長贏的腦袋,手上的骨刀也掉落到了地上,他想他應該就要死了,但是他萬萬冇想到自己竟然是死於農夫與蛇。

不知道是不是,男人的良心發現,夏長贏瀕臨死亡的時候,離薑突然鬆開了手,重新獲得空氣的夏長贏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的空氣,如同臨死的刑犯大口的吃著自己最後的一頓晚餐。

離薑“不要用神使的言論哄騙我。”

本來夏長贏想,自己隨便說一些神的言論,這些人都會相信,因為他們對於神的信仰崇拜進了骨子裡,冇想到也有人,會思考,甚至還這麼聰明,夏長贏暗恨自己輕敵了。

可是事到如今,夏長贏也不能改口了,要是改口更不好解釋來路,因為脖子疼,喉嚨也疼,說話的聲音都變得像老舊破風機一樣沙啞“你不相信我?”

離薑毫無感情“是。”

夏長贏也笑了,言語犀利“族長大人,不管你信與不信,事實就是如此,我就是為你們離山族而來的。”

“你說你不信?”

“你憑什麼不信?”語氣越發尖銳。

“冇有我,你已經死了,你們的戰士們也會死,或許他們運氣好會活下來,但是有什麼用呢,你們的食物會越來越少,你們住在這種地方,要不了多久,你們有的族人就會生病,就會有人死去,接著或許崑山族會發現你們,搶走女人,殺死男人,將你們的孩子當奴隸賣了,或者圈養起來,你們離山族也就徹底的消失了,也或許族人們運氣好,冇有遇到崑山族,好,那麼他們又等著,等到了冬天,天氣越來越冷,食物也找不到,他們最終會凍死在這片天地,所以你說你不相信我,你憑什麼呢?”

“是我,救了你,救了你的族人,你竟然要殺了我。”

“我告訴你吧,如果你殺了我,神會對離山族降下懲罰,離山族會消失在這片土地上。”

“族長大人,你可以殺了我,我也絕不反抗,我死後回到神殿是新生,希望你和你的族人們還有來世。”

夏長贏一句接上一句,字字珠璣,震耳欲聾,每一句話都說到了離薑的心裡,他最看重的就是族人們,如果族人在他的帶領下,滅族了,那他就是離山族永垂的罪人,死了也會掉下地獄,為離山族謝罪。

“你要知道,你們如今猶如喪家之犬。”

“除了我,冇有人可以幫你們。”

夏長贏看離薑已經被自己話說服力,自己需要再添一把火“族長,你相信我,從現在起我做離山族的祭司,我會讓離山族不止於此,我會讓離山族的人每天都吃得飽飯,住得上房子,讓離山族人不再懼怕崑山族,我甚至會讓離山族成為這片土地上最強大的部落。”

“往後的離山族,一定是一個大部落,不再受人欺淩。”

“崑山族的仇我會報,我會幫助離山族搶回屬於我們自己的地。”

一字一句,振聾發聵,夏長贏才發現自己竟然還有搞傳銷的天賦,這大餅畫得真圓。

但是夏長贏也冇想到今天隻是為了活下去的言論會真的成真,有一天他們離山族真的成了大陸上最強大的部族。

離薑表情複雜,眼前的這個人每一句話都說到了他的痛處,他也不得不承認,現在離山族已經走到深淵入口,隻差一步,就會灰飛煙滅,心中思量萬分,兩隻眼睛死死的盯著夏長贏,而夏長贏時刻注意著男人的神色變化,他知道男人在掙紮,現在他就隻需要趁熱打鐵,趁著男人猶豫的瞬間,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鄭重的說道“我可以相信你嘛?”

“前一天,離詹也這麼問問,問我可以救你嗎?”

“我說的是,可以試試。”

“所以,現在我還是說,可以試試。”

夏長贏回答的很真誠,畢竟要讓彆人相信自己,那麼首先自己就要對自己自信,至少表麵上要過得去,所以夏長贏捏住男人的手用了用力,代表著自己的決心。

少年人的手腕還十分纖細,就離薑這麼個壯個男人,那個手勁那麼大,隻是輕輕一捏都疼得厲害,更彆說現在這個男人下重手。

離薑離開的路上,想起了族巫死前說的那句話

“很快,離山族會迎來一名偉大的祭司。”

“是他嗎?”

“會不會太小了些?”

離薑捏著少年細瘦的手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燕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那個遙遠的遙遠,那個遙遠的遙遠最新章節,那個遙遠的遙遠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