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鄭子燁救了她冇錯,有關這一點,她會感激一輩子,可不代表就要以身相許。

“霍鈺,你對過河拆橋是不是有點理解偏差?還有,這是我和他之間的事情,你的手未免管得太寬了。”

霍鈺冷哼,“你就算和莫紹城在一起,也不會幸福的。”

話不投機半句多,多說無益。

她主動掛了電話,氣得胸腔都疼。

霍鈺為什麼總是針對她?她始終想不明白。

但霍鈺是霍鈺,許晚晴是許晚晴。

次日,她先去墓地,在一份檔案上簽上字,沈曼曼以為這樣就完事了。

“沈小姐,過兩天我們有個活動,要不然您也參加一下吧,現場參與的人都有一份續年獎。”

“續年獎?”她一頭霧水。

那個工作人員笑著,介紹道,“您也知道,我們這個行業競爭力都比較大,所以就推出了新活動。所謂的續年獎,就是在原有的年限上再多加三十年。”

這麼一說,她就明白了。

墓地買一塊,不是就一輩子的,就和房屋產權一樣是有年限的,一般是七十年,不過那個時候她都成一堆白骨了。

所以,還是續年還是很有必要的。

“那好吧,具體什麼時間,你發給我吧,我來安排一下。”

“好嘞,那我給您做一個登記。”

簽完字,沈曼曼和沈磊去祭拜沈嘉誠,沈磊拿著一束鮮花放在上麵,他的眼眶有些濕潤。

“爸,我不走了,會一直留在曼曼身邊照顧她,不讓她被任何人欺負,您放心吧。”沈磊說。

沈曼曼也忍不住眼淚在眼圈裡打轉,“爸,這麼長時間纔來看您,您一定生氣了吧,不過我都幫您把哥哥找回來了,也算是大功一件了吧,對不對?”

“您放心,我會監督哥哥給我娶個嫂子回來的,這肯定是您最擔心的吧。”

清風吹過,撫平眼角的淚痕。

兄妹倆回去的路上,沈磊還說,“看這樣子,也不到該修繕的程度啊。”

沈曼曼記得這片目地,當初她回來的時候,就來過這裡,當初旁邊還有自己的墓碑。

很高檔的墓地,而且莫紹城選的一定是最好的,這次過來看了一眼,和上次看的時候冇什麼兩樣。

“這就不清楚了,可能人家有要求和標準吧。”

沈磊覺得奇怪,不過,也冇有深究,總歸是有利於他們的事情,何樂而不為呢。

這邊,他們前腳剛走,後腳工作人員就給莫紹恒打了電話。

“喂,莫總,沈小姐和沈先生已經走了。嗯,按照您要求的話術說的,沈小姐同意了,是的,好,那我知道了,有任何進展我會隨時聯絡您的。”

莫紹城掛了電話,站在一旁的孫穎一臉懵逼,因為莫紹城是手中拿著一份墓園的宣傳單。

最近莫總似乎對墓地格外感興趣。

她好奇地問了一句,“莫總,咱們集團是要投資墓園嗎?”

莫紹城看了她一眼,“你覺得怎麼樣?”

孫穎乾笑了兩聲,“嗬嗬,那個挺好的啊,發展前景非常好,還是莫總的眼光好啊。”

“是嗎,那我就先送你一塊。”

饒是孫穎心理防線這麼強大的人,也冇hlod住,“那就不用了,莫總還是留著獎勵給其他員工吧。”

不行,陰風陣陣,太可怕了。

她還是走為上策吧。

莫紹城冷笑,拿起手邊的宣傳單扔到一邊去,“為了追回我老婆,我容易嗎?”

沈曼曼自然不知道這一切都是她前夫哥安排的,故地重遊,探望自己的好友,心情好算是不錯的。

她約許晚晴在外麵吃飯,免得碰見霍鈺,兩人彆再嗆嗆起來。

許晚晴唯一的朋友就是她了,見到沈曼曼特彆的高興,從餐廳門口就開始跑起來。

隻不過,霍鈺急忙拉住她,在她耳邊說了幾句,許晚晴又把手放在了小腹上,乖乖地點點頭。

她走過來,算是穩重地坐下。

“曼曼,霍鈺她不讓我跑,她說會傷到寶寶的。

許晚晴懷孕有三個月了,不過還冇有顯懷,加上穿的衣服寬鬆,如果不是之前就知道,冇人會想到她是個孕婦。

“霍鈺說得對,你現在是準媽媽,一切都要以肚子裡的寶寶為重,可不能像原來一樣冒失膽大了。”

她吐吐舌頭,麵色紅潤,一看霍鈺就把她照顧得很好。

這種幸福不是裝得出來的。

“知道了,你這麼也像霍鈺一樣,好囉嗦呀。”

霍鈺調侃道,“囉嗦也是為了你好,想吃什麼?

不準你吃的那些除外。”

有霍鈺在場,沈曼曼說話也有侷限。不過看到她幸福,過得好也就夠了,對於這一點,她還是很感激霍鈺的。

這個男人,至少會是個好丈夫、好爸爸。

小聚快結束,霍鈺才和沈曼曼說了至今為止的第一句話,“那個女人的孩子快出生了,至少在這件事上,你還算是有理智。”

她的手一頓,整個深情都是低壓的,“你是不是覺得,即便鄭子燁出軌,和彆的女人有了孩子,也是應該的,就因為我不能生。”

“你不愛他,又不願意嫁給他,孩子也不能生,他出軌是情理之中的,也是意料之內的。沈曼曼,你冇有用整顆心去交換,就不要期望著對方對你全心全意。這世間就是公平的,能量也是守恒的,他在哪裡失去,就會在另外的地方找補回來。”

這個想法她不敢苟同,沈曼曼和他是真的說不到一起去。

“照你這麼說,你不愛許晚晴卻霸占著她全部的愛,那有一天她若是出軌了,你是不是也會非常的理解呢?”

霍鈺蹙眉,眼神瞬間就冷了下去。

見他這幅要吃人的樣子,沈曼曼可不想再說下去了,萬一惹怒了,她又打不過他。

“我走了,好好照顧晚晴。”

她大步流星的走遠,越走越快,即便如此,脊背都是發涼的。

霍鈺在原地愣了好一會兒,許晚晴還在和最後一隻大蝦做最後的努力,她吃的滿臉都是油漬,萌萌的抬起眸子。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燕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離婚後莫總天天想上位,離婚後莫總天天想上位最新章節,離婚後莫總天天想上位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