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燕樓的雅間。

於嫻嫻在屏風後麵靜坐著。

柯雪挨在她旁邊,等著看好戲。

她掰開橘子往自己嘴裡塞,一邊吃一邊說:“你怎麼又約在這兒?白燕樓我都不好意思來了。”

於嫻嫻:“什麼叫我約你?明明是你自己知道了訊息硬趕著要來看戲。”

柯雪腮幫子被橘子頂得鼓鼓的:“我意思是你怎麼還好意思約人來白燕樓?”

於嫻嫻:“唔,反正最丟臉的掌櫃都知道了,以後再發生什麼事掌櫃的都能兜底,我為什麼不來?”

柯雪:“……有點道理。”

於嫻嫻:“噓,人來了。”

兩個人立刻噤聲。

有人推門進來,帶路的是楚瑜君,隨後是岑君山、左星洲,最後進來的是帶著麵紗的龐雨凝,她進來後順手關上了門。

待大家就坐,龐雨凝直接摘下麵紗。

左星洲哼笑一聲:“我猜到了是你。”

岑君山一言不發。以他對龐雨凝的瞭解,從看見這個女子第一眼時他便知道是她。

隻是左星洲也在場,岑君山心情複雜,不知道從何開口。

楚瑜君:“要不要來壺熱茶?”

左星洲:“在座的都冇有心情喝吧。咱們有話直說,龐雨凝,你是不是因為岑君山才逃婚?”

他果然也是武將的性格,簡單直接。

柯雪冇想到一來就是這麼刺激的戲,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龐雨凝直視他的目光:“不是。”

左星洲和岑君山同時望向她。

龐雨凝:“我對岑君山有情是真,但逃婚是為了我自己。天下女子大抵如此——尋一個合適的人嫁了,相夫教子安度一生。孃親曾這樣教導我,我也是這樣以為的。我在婚書上簽字時心有疑慮,卻仍然懵懵懂懂,直到踏進花轎,坐在新房的床沿上我才明白,我冇有辦法跟一個不愛的人共度一生。”

她加重了語氣:“也許彆人可以,但我龐雨凝不行。我逃婚,不是為了彆人,隻為我自己。”

柯雪聽得爽快,恨不得鼓起掌。

於嫻嫻則一副“孩子長大了,會自己做題”了的欣慰感。如果之前遇到的女主都能像龐雨凝這般清醒,她得多省事啊!

左星洲收回目光:“我明白了。龐雨凝,我答應與你成婚,是因為聽過你在函穀關的事蹟,覺得你很可愛,與其他女子不同。如今我要改口,我覺得你很可敬,是我左星洲配不上你。”

螢幕後麵的於嫻嫻:嘖嘖嘖,左星洲也不錯啊!這麼有格局的男配不多見了。

楚瑜君插了一句:“左家的事如何處理?”

左星洲答:“我做擔保,寫和離書,左家不會再追究。”

龐雨凝:“這事是我欠你的,以後有什麼事儘管吩咐,我龐雨凝定把你的事當成自己的事,義不容辭!”

於嫻嫻:謔,怎麼有梁山結拜內味兒了?

左星洲也不扭捏,拱手受了這個禮,起身打道回府:“剩下的事你們自己解決吧,和離書明日送到你手上,告辭。”

龐雨凝望著他的背影喃喃自語:“早知道左星洲是這個性子,我也不用逃婚了,直接找他退婚就好了。”

楚瑜君:“這說明事情說開了,總比自己擔著好,你說對嗎岑兄?”

岑君山定了定神,似乎鼓起了勇氣:“我有話要說。”-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燕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今天霸總順利退房了嗎,今天霸總順利退房了嗎最新章節,今天霸總順利退房了嗎 SIlukes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