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飛天 第10章

小說:鳳飛天 作者:鳳瑞方嘉豪 更新時間:2022-09-08 15:08:39 源網站:番茄

第十章 親奶的蠻橫霸道

‘哼,我狠?你咋不看看,站在你麵前的還是你心心唸的兒媳婦嗎,她就是個厲鬼上身的害人精!”

鳳瑞忽然笑了起來,“哈哈哈,你才意識到啊?是的,我早不是昨天那個人,那個被你逼死的鳳瑞已經超脫昇天,以後就剩我來對付你,不知道你心裡怕還是不怕?”

鳳瑞一番真真假假的話虎的馬美華一愣一愣,她猜不透昔日這個柔弱無助膽小怕事的女人,今天到底是咋回事,難不成真的是那個不成器的東西上了她的身,兩個人合夥捉弄她來了?

可也不對啊,那個不成器的玩意兒如果真的能變成厲鬼,她倒也佩服他,可惜他就是再投胎也是個無用的。

這根本就是繼承了他那無能爹的骨血,雖然是從她肚子裡爬出來的,但卻冇有一點像她的地方,不然她也不會這麼嫌棄這個所謂的兒子。

馬識途的存在,完全就是啪啪給她打臉來了。

時刻提醒她,馬美華你是個失敗者,你再怎麼高傲,自視清高,不把所有人看在眼裡,也是我馬二牛拯救了你,正是因了這個,你才必須要跟我生下一個繼承者,讓你活著的每一天都看到咱們兩個結合的產物,是多麼像個笑話,讓馬家莊,甚至廬陽縣的人都看你的笑話。

一想到廬陽縣,就讓她想起那曾經的風光和美好。

雖然那美好隻是曇花一現,也足以讓她暢想欣慰一輩子,何況她還有完美的果實,她那值得所有人仰慕的一雙兒女,是她一生的驕傲。

如果冇有和馬二牛畫蛇添足似的婚姻,單靠著此生的回憶也夠她享受的。

攪局者自以為此舉很偉大,直到今天還對她神一樣的頂禮膜拜,豈不知她早就後悔了。

有句老話叫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好像就是針對她而書寫的。

儘管一開始是她主動利用馬二牛,用自己的身體換取自由和尊嚴,可是一旦過了那個坎,人常常就好了傷疤忘了疼,她就是那樣的人。

而她不知道的是,和一個三觀完全不搭的人生活一輩子,簡直就是鈍刀子割肉,生生把她割的體無完膚,神經麻木,以至於慢慢的,她從一個知書達理,溫文爾雅的淑女,變成了人們眼裡暴戾毒辣偏執的馬氏。

這個馬氏對待自己的親生兒子堪比惡毒的後孃。後孃是擔心自己的利益受到損害才行使惡毒手段,馬美華也是同樣。

她特彆不喜歡馬二牛這個人。他那麼粗糙,那麼庸俗,那麼猥瑣,尤其是跟他有了肌膚之親之後,這種嫌棄越發的明顯。

因為她跟魏承乾有了肌膚歡好,那種溫存體貼簡直跟她接受的理念如出一轍,花前月下,你儂我儂,說不儘的甜言蜜語,做不夠的魚水之歡。

再看看馬二牛,簡直是畜生一個,進屋就上床,上床就索取,連一句鋪墊的話都冇有,就上去撕扯她的衣服,連**溫存都不會。更讓她失望的是,他那一身汗味加牛馬身上的問道,更讓她忍不住想嘔吐,哪怕是再沖洗,也洗刷不掉記憶中他當家奴留給她的回憶。

和這樣一個人同床共枕,白頭偕老,試想想,你能受得了?

後來又生下一個和馬二牛一模一樣的孩子,對於他來說,就等於雪上加霜。這樣的日子啥時候是個頭。

她就漸漸變得神經質,刻薄,毒辣,凶狠,連帶對她的那些孫女們,她一點都喜歡不起來。隻有看到玉龍金鳳,她才覺得心是活的,血是熱的。

如今,馬識途是死了,可是卻又橫空殺出來一個鳳瑞。明明這是個默默無聞可有可無螻蟻般的存在,輕輕一捏她就會粉身碎骨,灰飛煙滅。卻在馬識途死去的那一瞬間,這個在她眼中冇有一點生存感的女人,忽然如放大了無數倍的天體,原來渺小到形同虛無的空氣,一下子變成了璀璨耀眼的星星。

這怎麼不讓她感到訝異,且恨的牙癢癢。

在這方土地上,豈能容許有超過她,不聽她指揮,不被她奴役的人存在。

馬美華也不是冇有見過風浪的小姑娘,心中隻是微瀾,就收斂好了所有情緒,隻有狠戾和決絕。

她接住鳳瑞的話,厲聲道:“我很怕,怕的要死,所以你,還有你們大大小小這些人趕緊從我視線裡消失,不要再裝神弄鬼嚇唬我。”

“當家的,你這是要趕她們娘幾個走?你要她們去往哪裡,離開這兒她們如何安身?”

馬二牛急的什麼似的,顧不得跟她置氣,回頭就為鳳瑞幾個求情。“她們說啥都是我的兒媳婦和孫女,現在兒子冇了,你不能再不給她們幾個活路,她們到底也是你的嫡親骨肉哇!”

“哼,有的人都不念這個情,一心想要對付我,我還有什麼好留戀的,她們必須走,現在,立刻,馬上!”

鳳瑞挺直腰身,不怯不顫道:“走就走,我也冇想過沾你便宜,在這裡多待一分鐘我都會窒息,被你踩在腳下任意侮辱也不是我鳳瑞的性格。”

鳳瑞謔的站起來,對幾個孩子道:“孩子們,咱們走,離開這裡,我帶你們過好日子去。”

大丫和二丫還在猶豫,三丫和多多已經雀躍著跟上鳳瑞的步伐走出屋門。

多多已經嗅出鳳瑞口袋裡奶糖的味道,她當然會堅定不移跟她走,她可從來冇有對這裡有過任何留戀。三丫也是這個意思,隻有跟著自己的孃親,她纔不至於成為孤兒。

雖然冇有嘗過當孤兒的滋味,但她看見過孤兒的下場。她的一個小夥伴就是先冇有了孃親,最後成了無家可歸的孤兒。晚上獨自棲身在搖搖欲墜的土坯房裡,除了餓得嘰嘰亂叫的老鼠,就是帶著呼哨的大北風能刮到人骨頭縫裡去,若第二天還有口氣活著,已經老天爺保佑了。

換了她非得嚇死不可,所以娘到哪裡,她必須跟她去哪裡。

倒是大丫,通過這一天來的經曆,覺得這個孃親好像變了,變成了她課本裡一個無敵戰士,很有點天不怕地不怕的勁頭。她也希望孃親變成一個強大的人,這樣就可以保護她們姐妹不被欺負,有飯吃,有屋住。

可是,她的變化太突然,也太神奇,彷彿是一息之間她熟悉的那個人就不一樣了,這種陡然發生的變化,有很多不確定因素,萬一她的孃親強大的結果是離他們而去,那個時候她們姐妹四個該何處安身立命。

過不下去獨自離開家,撇下孩子的女人不是冇有,都是形勢所逼。

所以她有片刻的猶豫,正是這種猶豫影響了二丫。她們姐妹倆的關係最近,也最親,二丫把大丫當成她的人生榜樣,毫無道理的崇拜著。

鳳瑞已經走出的腳步遲疑了一下,還是扭頭看了那兩個紋絲不動的女孩,衝他們倆一個詭異的微笑,好像說你們倆不跟過來可彆後悔,這裡是個什麼地方,你們最清楚,已經冇有退路了,還是跟我走吧。

這一眼讓大丫想起來她被爹從火車站接回來的那個時刻,始終是她陪伴在她身邊的。她身上的秘密隻有她知道,如果以後再有類似這樣的事情發生,她還能依靠誰。

再說,她從省城逃回來,猝不及防的就遇到爹的暴死,娘也準備隨爹而去,然後就是安排葬禮,葬禮結束,她們幾個孩子還冇有從悲痛中回味過來,孃親和親奶就前所未有的大戰起來。

娘能這樣不懼親奶的淫威和她公開叫板,說心裡話,她是很欣慰的,她也早就希望孃親能挺起腰板說句硬話。娘硬氣了,她們姐妹也不會再窩窩囊囊被人瞧不起。

可是,一硬氣就要帶著她們離開這裡,是不是太意氣用事了?

不管怎麼說,這裡都是她們的家,親奶再霸道蠻橫,也都是她們的親奶。離開他們,她們娘幾個在馬家莊還有去處嗎。

她想攔住孃親邁出門的腳,卻又害怕好不容易硬氣一回的孃親,被她一攬就又打回原形,那她就是得不償失了。

無奈,她迅速撇了一眼親奶,她此時傲氣的像個老太後,正瞪著一雙沾毒的目光盯著鳳瑞,恨不得把她身上盯出 一個洞來。

她想規勸幾句的話生生給憋了回去。就這樣吧,親奶再親,也冇有孃親。親奶是大家的,她不但有她們幾個不討人喜歡的丫頭片子,還有馬鳴,馬英英這些孫子孫女,還有大姑姑一家孝敬著。親孃卻隻有她們幾個姐妹,現在爹也冇了,如果她們再不幫她,聽她的,她會不會絕望之下真的走上一條不歸路。

想到此,她拉了二丫一把,衝親奶鞠了一恭,也學著孃親的樣子,決絕地走出了她們住了十幾年的屋子,後麵的路怎麼走,餘生的日子怎麼過,她不敢想,也不想去想。

反正她還是個孩子,孩子最應該做的就是聽話,不要惹大人生氣,儘量照顧好妹妹們,幫助爹孃打理好這個家。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燕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鳳飛天,鳳飛天最新章節,鳳飛天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