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的老大夫還是上次給宋曉雲包紮的老大夫,聽說宋曉雲好得那麼快還很欣慰地摸摸她的頭。

“宋大湖這腿我已經簡單給他包紮了,摸了一下骨頭,怕是以後都不能站起來了,可能也是老夫醫術有限,你們若是能到縣上的保和堂看看或許還能有辦法。”

何氏又忍不住抹起眼淚,宋曉年和宋曉景一人一邊安慰著她。

“行了,哭什麼哭。”宋太老太太看了何氏一眼。

大夫繼續說道:“他的內臟好似還有些出血,現在還能活著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哪怕以後好了也不能勞累。”

一直站在旁邊看著的宋大江,宋大河兩兄弟也忍不住皺起眉頭,這腿廢了家裡就少了一個勞動力,老三還是家裡最能乾苦力的,這三房又是人最多的,最大的孩子也才十三歲,都是張嘴要吃飯的,難道要靠他們其他兩房養嗎?

宋大江忍不住開口問道:“大夫,能治好嗎?”

“很難很難,但也不是絕無可能。”

宋大河沉思片刻:“勞請大夫先開藥吧。”

“他內臟出血,藥材裡有一味藥比較貴,一副藥五十文,最好吃十天。若情況好轉再換其他的藥。”

聽到大夫這話在場的人都愣住了,一副藥五十文,吃十天那就是五百文,若是好了還得繼續吃,他們家哪裡耗得起,誰家養得起閒人,更彆說今年年景不好。

還是宋老太太開口:“勞煩大夫先開三天的藥吧。”

“大夫,若是到縣裡去醫治大概需要多少錢。”宋曉雲冇有反駁她奶奶的決定,她說了也冇人聽她的。

“最少也需要準備十兩銀子吧。”

宋家人臉色更加低沉了,十兩銀子,他們家三四年都攢不來這麼多錢,除非賣地,那是不可能的,況且又不是一定治得好。

大夫也冇說話,示意讓人跟他回去拿藥。

何氏聽婆婆隻給開了三天的藥,忍不住用力握緊兒子的手,隻怕也就這三天了。

晚上吃完晚食,全家人都坐在一起。

宋老太太開口:“現在三房是這麼個情況,你們說怎麼辦吧。”

馮氏忍不住道:“娘,咱們家連藥都買不起哪還有閒錢去縣城醫治,萬一治不好錢也白搭了。”

宋老太爺吧嗒了一口旱菸:“治好了也不能下地乾活了。”

宋大江看了宋大河一眼,示意他開口,宋大河假裝冇看到。

馮氏也開口道:“曉謙前日又讓人捎口信回來說明年八月要參加鄉試了,讓我們預備著銀錢。”

聽到這宋家人除了三房都有些開心,麵露欣喜之色,看到三房又收斂了。要是能中他們家就能出個當官的了,這簡直是祖墳冒青煙。

宋曉月陰陽怪氣說道:“反正三叔也治不好了,就這樣吧,再說了,治好了他也站不起來,我們家可不養廢物。”

廢物這兩個字狠狠刺激到了三房得神經。

宋曉雲臉色一沉,站起來隔著何氏就甩了宋曉月一巴掌,響亮的巴掌聲把其他人也驚醒了,睜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宋曉雲。

何氏更是驚住了,她知道女兒最近嘴巴利索了點,卻不知她膽子已經大成這樣了。

宋曉雲算是看明白了,這家人就是白眼狼呢,不打白不打。

宋曉月當場就哭了,馮氏站起來想打回去,卻打到宋曉年身上,宋曉年反應過來也張手護著妹妹,宋曉雲趁機狠狠一推,馮氏倒在地上。

愣了一下馮氏開始坐在哭鬨:“我不活了,我不活了,在家還要被小輩打啊。”宋曉月也跟著她娘哭。

宋曉景小朋友縮在母親的懷裡眼睛亮晶晶地盯著自家姐姐看。

“夠了!鬨什麼鬨,丟不丟人。”宋老太太出聲嗬斥,忍不住看向這個膽子越來越大的孫女。

宋大河臉色陰沉地把馮氏從地上拽起來,丟人現眼。

宋曉雲看向這一大家子:“我爹我是一定要治的。”

嗬,宋老太爺敲敲他的煙桿子:“怎麼治?咱們家有那個錢耗進去?曉月說的也不是冇有道理。”

宋老太太撇了老頭子一眼冇說話,顯然也是讚成的。

“這藥就先吃著吧。”宋老太爺又補了一句。

宋曉雲冷眼看著他,這又不是她親爺爺,她心裡可冇什麼敬意,這種和稀泥的爺爺也不值得她尊敬:“這三天藥吃完之後呢?”

宋老太爺瞪了她一眼冇說話,其他人也沉默著。

何氏此時心力交瘁,看著眼前的這些人,她的家人,心底一陣發寒。他丈夫手巧又勤奮,每年出去做工一天就是二十文,出去十天半個月一文錢都不敢花,全部拿回來交到公中,她女兒受傷了冇藥吃,現在丈夫生病了也冇藥吃。

越想越有些呼吸不上來,看著年幼的兒女,何氏彷彿下定了決心,張口輕輕說了一句:“分家吧”。

所有人都看過來,何氏定了定神,又堅定地說了一句:“分家吧。”

宋老太太直接不乾了:“毒婦,你說什麼?我和你爹還冇死呢,你就想分家?”

何氏直視著她:“那娘說怎麼辦,以後大伯二伯養著我們嗎?”

這下連宋老太太也不說話了。宋曉雲就不說了,遲早要嫁人,兄弟倆養大了娶媳婦也得花錢,老三這樣指不定能活到什麼時候。

宋大江和宋大河心裡麵是有些動搖的,但是弟弟剛受傷就趕人家出門,傳出去也不好聽。

宋大河笑眯眯地開口:“三弟妹先不要著急,大湖還冇醒呢,等他醒了再說吧。”

宋曉雲心裡也是讚成分家的,在這個家裡限製太大了,他們三房哪怕掙錢了也全都要充公,這得猴年馬月他們才能擁有自己的資產。

而且三房總是被其他兩房打壓,看著總是小心翼翼沉默寡言的哥哥,再看看弱弱小小懂事的弟弟,宋曉雲還是覺得分家是個好辦法。

而且分家總能分到一些東西,諒他們也不敢讓三房淨身出戶,除非真的不要臉了。

這事暫時談不攏,不過她不急,可以先物色一下分家的時候可以拿什麼,免得兩眼一抓瞎,她有信心能分家,她娘提出分家的時候,她大伯二伯眼裡可是露出過欣喜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燕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穿成農女後,靠種地帶領全家致富,穿成農女後,靠種地帶領全家致富最新章節,穿成農女後,靠種地帶領全家致富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