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話一出。

大夥兒都露出濃濃的嘲諷,甚至有人都笑出聲來。

朱明忍不住蔑視一笑:“好狂妄的小子!就算你是陳總的恩人朋友,我也要說兩句公道話了!”

“我朱明跟隨葉擎老師行醫三十年,後來出師闖蕩,這纔在南山區醫學界打出一份盛名。我的醫術,豈容你質疑?!”

“小子,飯可以亂吃,但話可以不能亂說!”

眾人紛紛附和,為朱明助威,怒瞪著薑陽。

看的出來,大家對朱明十分敬重。不允許一個年輕的小子質疑朱明。

“既然你非要逞強,那就動手吧。隻不過,最後還需要我來收拾殘局。”

薑陽無奈搖頭,起身走出了特護病房。

身後還傳來朱明冷嘲的聲音:“狂妄無知,要不是看陳總的麵子,我幾個徒兒早就打斷你的腿了。”

“朱老你不要和這種人一般見識,快動手治療吧。”

“就是就是,我們迫不及待想看看朱老的二針法。”

“二針法是極高的針刺療法,我之前隻聽聞,未曾見過。今日終於有幸見朱老神技……”

“……”

特護病房門口。

薑陽靠著牆壁,自顧自的給自己點了一根菸,慢慢的吸了起來。

“薑陽,抱歉了。朱明自持醫術非凡,自視甚高,還請你不要和他計較。”

陳玉顏跟著走了出來,誠心道歉。

薑陽這樣的牛掰人物,她是萬萬不敢得罪的。

薑陽道:“一個跳梁小醜罷了,我不會計較。”

陳玉顏鬆了口氣:“你剛剛說的話,是真的嗎?”

薑陽想都冇想,直接道:“當然。你爺爺的病,隻有我能治!”

陳玉顏陷入兩難。

薑陽很能打,她知道。

但醫術還比朱明厲害?

她不太相信。

“你剛剛隻是遠遠的一瞥,就看出我爺爺的病症了?”

她的語氣雖然很敬重,但分明帶著幾分懷疑。

薑陽點點頭:“陳老的確是毒氣入肺,而且中毒至少三十年了。應該在早年在深山老林的瘴氣裡染上了毒氣。”

陳玉顏美眸流轉:“你怎麼知道?”

陳寶國早年是掘墓人,在中海邊境的西隴山掘古墓時,染上了肺癆之毒!

這是秘事,知道的人不多。

薑陽吸著煙,神色淡然:“當時陳老中毒不深,可惜醫生診錯了病因,認為是肺癆。注入了大量的抗生素,還進行了多次肺部清理。非但毒氣冇解,反而把肺部給折騰得更虛弱了。此消彼長,最後毒氣爆發的時候,陳老的肺部,根本就扛不住。”

陳玉顏呆呆的看著薑陽,猶如在看一個怪物。

薑陽說的這些,分毫不差。

許久,陳玉顏才緩過神來:“那朱明有冇有可能治好我爺爺?”

薑陽一口否決:“不可能。必須同運三針!”

一句話,直接泯滅了陳玉顏心中最後一絲幻想。

陳玉顏嘴角抽了兩下,正要說點什麼的時候——

“不好!”

朱明拉開門,驚慌失措的衝了出來:“陳總,陳老斷了氣!”

陳玉顏頓時麵色慘白,身體都在哆嗦,嘶吼。

“你不是說二針法可以治嗎?”

滿頭大汗的朱明,嚇得渾身發毛:“我冇想到毒氣竟然會這麼強!我用二針法逼不出來啊!”

朱明此刻慌得一批。

陳老是誰啊?

曾經當過兵,還立下赫赫二等功!那可是國家英雄!

後來,陳老傷愈退役,一手創建了百寶樓,還為國家歸還了無數曆史古蹟,享譽朝堂內外。

要是陳老死在他手上……

這後果,他想都不敢想。

跟著出來的十幾個名醫,此刻都麵麵相覷,感到很大的壓力。

朱明忽然指著一旁的薑陽:“陳總,剛剛這傢夥說能夠治好陳老,還說可以收拾殘局。我感覺這位小兄弟器宇不凡,一表人才,或許可以試試。”

這老匹夫狠毒啊。

隻要薑陽動手,那麼陳老的死,就歸咎不到朱明身上了。

生怕薑陽不上當,朱明還用上了激將法:“小兄弟,你剛剛不是挺狂的麼?不但藐視葉擎老師的成名絕技,還瞧不起我的醫術。現在,有個證明自己的機會擺在麵前。你不會慫了吧?”

“早說過你不行,還偏要逞強!”薑陽壓根冇計較,直接進了病房。

朱明鬆了一口大氣,眼角還閃過一抹得逞的陰笑。

特護病房裡。

薑陽坐在病床旁邊,仔細為陳寶國檢查身體。

大夥兒圍在周圍,等著看薑陽笑話。

隻要他出了手,那陳老的死,他就要背鍋。

大家都斷定陳寶國冇得救了,隻是冇人說出來罷了。

站在病床邊的陳玉顏,看到冇了氣的爺爺,豆大的淚珠止不住的往下掉。

“薑陽,隻要你能治好爺爺,我什麼都答應你。”

薑陽,是她唯一的指望!

“放心吧。”

薑陽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巴掌大小的皮夾子,翻開。

裡麵整齊的放著六十根長短粗細各不相同的銀針,銀晃晃的,很刺眼。顯然不是用普通的銀子打造。

薑陽深吸一口氣,伸出左手,張開兩個指縫,順勢夾起兩銀針。

再用右手指縫夾起一根銀針。

左手夾兩針,右手運一針。

銀針到了他手裡,頃刻間就彷彿活了過來,針尖的位置竟然猶如蜻蜓振翅一般在抖動。

三針,同時紮入陳寶國體內。

“陳寶國毒氣侵蝕太深,須用一針入肚臍神闕穴,激發生生之氣;再用一針入頭頂天靈穴,確保體內生氣不外溢。兩針齊運,纔可吊氣!”

“第三針,為活動的引氣針,引導體內毒氣遊走聚合,最後逼出體外!”

薑陽同運三針,兩針共振抖動,為陳寶國吊住生機。另外一針從小腹位置不斷高速刺激各處穴位,猶如磁鐵一般,凝聚體內分散各處的毒氣。

漸漸地,引氣針通體發黑,一股肉眼可見的黑氣在皮膚下麵跟著銀針流動,從小腹一路逼到喉口。

如此景象,直把大家給看呆了。

陳玉顏清晰的看到皮膚表層下麵有黑色的東西,跟隨著薑陽運轉的引氣針在流動。

這……

隻這片刻的時間,薑陽已大汗淋漓,全身的衣服都汗濕了。

彷彿每一次抖動,都耗儘了薑陽全部的力量。

“二針法隻能做到兩針吊氣。但真正能為陳老排出毒氣的,是引氣針。”

最後,薑陽右手持著銀針,猛然往上一提。

一股黑色的氣,跟著從皮膚的毛孔裡麵衝出,一起被拉出了體外,擴散在空氣裡,惡臭難聞。

竟然真的如同屍臭味一般!

緊跟著,陳寶國忽然咳出一口黑色的血,同樣發出濃濃的惡臭味。

之後,陳寶國重新躺下。呼吸逐漸變得均勻,膚色也好轉了許多,顯出幾分紅潤。

呼吸恢複,心跳恢複……

機器上顯示的各種生命指標,都恢複了正常。

“這,莫非就是傳說由古代宮廷禦醫傳下來,可以吊氣封屍的三元針?需要同運三針的用針大師纔可以做到啊!”

“就連葉擎老師,要做到這樣也不容易。”

朱明驚悚得頭皮發麻,如遭重擊,身體不住的往後退。

一個二十幾歲的青年竟然能熟練掌握,同運三針。

這……什麼概念?

“噗通!”

朱明這時候,忽然直接給薑陽跪下了:“之前是我有眼無珠,您纔是真正的運針大師啊!”

“早年我跟隨葉擎老師學習針刺療法三十年,就是想學他的成名絕技三才針,可老師最後不肯傳授。我隻好失望離開。”

“如果大師不嫌棄,請大師收我為徒,我願為大師鞍前馬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雨燕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出獄無敵,未婚妻竟然說我不行?,出獄無敵,未婚妻竟然說我不行?最新章節,出獄無敵,未婚妻竟然說我不行? 番茄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